聲音收集二:你的背包

聲音收集二:你的背包

text / 康琪

「我們做兒子的,或是我相信所有出來的後生仔,都有考慮過屋企。」──前線Jason

大學生Jason做過前線、後勤,曾經被捕。父母都知道他於運動的投入,但不表認同。父親是「偏中立」,覺得「兩邊都唔啱」;母親有時會開玩笑,形容兒子是「曱甴」、「暴徒」。他想過反擊,但最終放棄對罵:「始終是家人。」

然而,去年11月警察包圍香港中文大學後,兩代人終究吵起來。Jason相約朋友前往中大幫忙,從家中借用父親背包,反正當時父母離港旅行,背包用不上。紛亂之間,他身中藍色水劑,丟失背包。

好不容易返到家,母親得知背包丟失後,追着Jason罵:「你爸的袋子有卡片,若警察撿到袋子,不就會拘捕你爸?」

「你只是關心袋子中藍色水,卻完全無問過我中藍色水後怎樣。」Jason深感憤怒,因為父母重死物多於自己。他亦疑惑,為什麼父母覺得政府不對,卻無作為;對他卻是猛力批評,說他不顧家人、沒有考慮他們的感受。他覺得冤枉,「我們做兒子的,或是我相信所有出來的年輕人,都有考慮過家人。」

問Jason想從家人口中聽到什麼話,他丟下一句:「他們最好是收聲。」因為父母不理解抗爭者的理念與行動,說出口的都只會是批評,而他亦不強求認同。其次,雖然明白父母說話有時出於好意,「但(他們)不懂得表達,聽的人覺得礙耳,那你說有什麼意思?」

事隔數日、一腔怒氣過後,Jason再次思考這問題,起初都是認定父母閉嘴最好,但後來不自覺地改口:「我不是要聽『我愛你啊囝』,只不過是一句『多謝你』,已經好足夠。」踏入家門後,就只盼這一句。

聲音收集二:你的背包
滾動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