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收集一:阿楠的故事

聲音收集:請不帶批判聆聽5分鐘

text / 山地

農曆新年是一個怎樣的場合,我們都害怕這七個多月來的街頭衝突在家中上演?

一句話,一秒惹毛,家庭瞬間成火場,這不止是新年才會發生的災難,也成了這七個月的日常。2020年,我們收集心聲,是因為我們慣了「出口」,卻甚少聆聽說話如何「傷人」。

在第一階段,我們向抗爭者收集「惹毛的話」。不要說親耳聽、親身看演繹,單看文字,自己也冒火,正確來說,是傷心難過。

 

「香港就係你搞亂,曱甴」

「做前線扮有型」

「人哋出去一定係收錢 你出去冇錢收係你戇鳩」

「你哋唔出來就唔會中TG,扺死」

「佢死佢賤,佢唔搞事就唔會爆眼啦」

「你究竟有沒有被強姦過?」

「你被藍絲起底連累我」

「後生仔點解咁傻去送頭?送頭之後呢?」

 

再問他們,何以惹毛?看着背後的原因,感受一種不被明白的悲慟。

 

「事實唔係咁」

「手足付出咁多換來啲咩」

「佢唔明白青年人的絕望」

「勾起以前被欺凌、委屈的回憶」

「以前我認識正義良善的他,消失咗」

「佢地只講唔做,年輕的做就complain」

「好自私!」

 

由小到大,我們頂多學習如何表述,練就銳利的詞鋒,卻不曾學習聆聽,叫耳朵打開。這陣子,學習非暴力溝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導師阿池、小曹、Ruby經常提及的話是「同理聆聽」,第二句是「連結自己與他人」,第三句是「察覺情緒背後的需要」。沒有很搶耳的soundbite,也沒很多招式,只是平實地回到人的原點。

喜歡Say what you mean作者Oren Jay Sofer的挑戰:我們一生常常跟人對話,但有多少次真能聆聽別人,真實說出自己內心的話,而不需起弶,甚至攻擊?

我們將陸續分享抗爭者的聲音,不知匆忙的香港人,特別是父母,是否願意不帶批判去聽聽他們的心聲?第一個故事,是阿楠,她跟父母都是從事教育行業,大家說話斯文,你沒有聽到很大的衝突;但在質疑與否定中,你聽到新的一代充滿了絕望。的確,我們收集的聲音並不柔和悅耳,甚至會挑動你的神經。

Oren Jay Sofer曾著書回答如何溝通,很簡單的有三個步驟:其一,臨在(presence),第二個步驟是「出於好奇與關懷去聆聽別人」,視對方跟自己一樣,內心一樣有重視的需要,包括安全感、成就感、被愛被明白等需要。我們能否在別人尖酸的話中發掘這種需要,好奇對方何以有這種需要和渴望?第三個步驟,讓對話集中在重要的事上。清楚自己對話的意向(intention);所謂重要的事,不是改變對方,或讓對方屈服,而是好好明白你的家人,許多前線要求不多,只想你說一句:「孩子,我好着緊你,怕你受傷。」

愛很難,有點肉麻,但要學。假如七個月來的抗爭,是為愛香港而展開的理想之戰,我們就勇武到底,學習守護這個家。

聲音收集一:阿楠的故事
滾動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