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收集四:Nobody的搞笑故事

Nobody 的搞笑故事

文/山地

Nobody說自己只是普通典型的香港人,沒有走到最前,也沒有退到最後,是遊行隊伍中的一點。

他跟許多香港人一樣,雨傘之後,早已對遊行抗爭心灰意冷,但去年6.9卻見百萬人上街,6.12竟成功罷課,自此經常參與,即或體力不繼,都作前線朋友的支援。一直到理大一役,他自己接受不了,「由六月起警暴已經很過分,但理大的是太過分,難以接受,我開始感到自己要抽離一下。」

創傷是overwhelming experience。他也跟許多香港人一樣,理大之後受創太深,整個人都freeze住,不想接觸外界的消息,僅能維持日常生活。12月至2月,冬去春來,他開始勉力醒來,提醒他不要頹下去的,是在荔枝角收押所他認識的一位手足。「我跟他不太熟悉,曾一起搞過活動,之後也沒什麼往來,但聽說理大一役他被捉拿,罪很重。」

「我運動方面好廢的,既然上唔到前線,係咪有其他嘢適合自己繼續做呢?」

於是,他開始在社媒寫點東西,記下一些微小的故事。是的,好像不相干,但能保持運動的溫度,叫香港人仍然記起這個運動。可以做的,他都希望能做到。

這是他寫下的故事,他寫的,比說的好。

有一個畫面是我一直藏在心裏的。

一次遊行中,在轉角位之間,一個巨大的東西突然進入我們的眼簾。「嘩」,每個經過的人都發出驚訝的聲音。那是一台就地製作的投石機,投杆幾乎有三至四米長,令我想到過去與朋友玩世紀帝國(AOE II )的時候,科技不停地進化,我們終於到石器時代了!

 「佢就咁夾住個雪糕筒做個兜,揮個吓會唔會失平衡架?同埋佢支野(投杆)咁長,好似會唔夠力喎。」我說。「乜你讀過physic嘅咩?」同行的朋友問我,「係呀。」「咁你DSE攞幾多分?」「⋯⋯兩分。」我的回答隨即引來朋友們的爆笑(包括我自己)。 

「喂你哋讓開啲,我哋要試射呀。」製作的人大叫。馬路上的人都退到旁邊,明明應該繼續前進,但人人都停下腳步想「食花生」,大家都期待究竟結果會是怎樣。

「準備好未,三二一!」有兩三個人大力壓下投杆。

蹦一聲,投石機發出巨大的聲響,不過不是「炮彈」射出的聲音,而是投杆斷裂的聲音。

整條馬路立即充滿著歡樂的氣氛,「無事,無事發生。大家好快啲行啦。」投石機製作的人對群眾呼叫。「唔完美但可接受,可改善。」有人大叫並拍起手來,有零碎的掌聲響起。

一番擾攘過後,人們便繼續順著遊行的路線前進。原來我們還未進入「石器時代」。 

順帶一提的是,在同行的朋友中,一個是本身已經很熟悉的朋友,另一個是因這次運動而再次聯絡的朋友,還有一個是因運動而結識的朋友。是的,傷痛過於巨大,但我們仍能抓緊這些微小而又美好的東西。

/ 支持我們 / 

我們的工作進入下一階段,既籌辦香港轉化課程,亦想將收集到的聲音匯聚成展覽。若想支持我們,請前往:

https://www.woundedtransformer.online/supportus/

想了解更多,請PM我們看新階段proposal。愈多民間智慧,愈易成事。

聲音收集四:Nobody的搞笑故事
滾動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