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收集三:LW的眼淚

LW的眼淚

文/山地

2月收到LW寫在問卷上的故事,喉嚨哽了一會,就想一定要跟他聯上。

這是他寫下的故事:

「臨被捕之前我本身約咗心儀嘅人當晚見面,背囊裏面有一份為佢準備嘅禮物。我臨出發前whatsapp 佢話今晚見啊,我有嘢送畀你,應承你今晚我會無事。佢話『今晚見,等你呀!』然後我全日無check 過whatsapp,記憶中最後一個whatsapp message 就係佢。

然後就已經係俾速龍追住嚟打嘅時候。當時嘅速龍係一手扯我個背囊,然後我本能反應,立即好大力扯翻個背囊返自己到。唔係因爲漏低銀包身分證信用卡,係我嗰刻記得我應承咗人今晚一定要冇穿冇爛,裏面有我應承咗要送畀佢嘅禮物。

最後我都係無親手送到份禮物畀佢,而係叫朋友代我轉送。我從來都無同過佢表白,而佢最後亦同咗另一個人拍拖。但係佢始終喺我心裏面佔咗一個位置。每次諗起呢份我冇得親手送嘅禮物時,都會有啲想喊。」

在線上跟他談了一個多小時,知道他的轉化,明白他的經歷。他說的,比寫的,更感人。常問,一個故事何以感人?因它展現人性,在LW的掙扎中,click中我們內心某個痛處。這痛總離不開愛與失落,是我們彼此的結連。

今天也被問,為何要收集故事?是要催淚一刻,叫香港人不可忘記嗎?不想消費別人的經歷,收集的確是為了在它們消失及被消失前,保存下來。但怎保存?我想是「結連」,把LW及其他人的經歷,扣連在身,成為我們的共有。

許久之前,媽媽離世,牧師問:「她在何處?」家人都說「在天上」;牧師卻說:「她在你們每一個人的生命中,是你們把媽媽的生命活出來。」這是我理解的共有。如此,再沒有誰能把我們的記憶消失掉。

LW的眼淚,是如何地在你眼眶流動?


聲音收集三:LW的眼淚
滾動到頂部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