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元三:非同溫層對話

立場不同為何如此惹火?

文/  ruby   整理/ 山地   資料提供/ 池、小曹

封不封關、罷不罷工、誰人自私,繼「反修例運動」後,武漢肺炎再次撼動香港和其核心價值,牽動不少人強烈的想法和情緒。家庭、學校、公司等,我們身處其中,往往會察覺社會衝突在此重演。就算我們不主動去爭拗,分什麼黃與藍,但由於大家對社會問題意見不同,關係暗湧仍然隨處可見,撕裂的社會依然在我們的日常中「陰魂不散」,爭拗避不開也攔不住。

點解要對話先?

人人立場各異,社會行動如何可行?來自美國拉丁美洲的民權運動領袖Cesar Chavez被學生問道如何組織工作,他的回答很簡單:「我跟第一個人說話,之後跟第二個人說話。」想有政治影響力去推動社會改變,溝通是最基本的,當中包括同路人、抱持中立態度的旁觀者以及反對你的人。許多人以為跟政見不同的人溝通是浪費時間,不如直接⾏動,然而兩者不是非此即彼的,溝通也是行動,同時幾乎所有行動都涉及語言的運用。學懂跟非同溫層溝通,雖是極難頂,卻是必須面對的挑戰。

立場背後的信念保護機制

概括而言,立場不同,引伸的對話何以惹火,通常是因為我們身處對立的社會氛圍中,雙方都經歷着不同程度的制度暴力,都希望對方能看見自己的痛苦、看見我們核心的世界及價值觀如何崩壞了,但在歇斯底里的表達之中,傷害彼此的說話容易脫口而出,刺激到雙方的強烈情緒,大家都更難理解彼此,大火一發不可收拾。

爭拗的大火如何一觸即發,我們嘗試以非暴力溝通的視野再作以下進一步的整理。

一、信念系統受威脅:先從生理層面上,出於自我保護的需要,我們的大腦在漫長的進化歷史中發展了一個能力,就是時刻都在掃瞄周遭環境,辨識有可能威脅我們安全的事物,⼀旦有所察覺,杏仁核(amygdala) 便會自動啟動保護機制。但問題是,大腦不太懂得區分外在真實環境中的威脅,還是信念系統的搖撼。一旦在對話中,當對方講述的現實與我們認知的世界不同時,大腦感到支撐我們的世界及價值觀的信念系統受威脅時,可能坍塌崩潰時,便會啟動保護機制。

二、保護機制被撻着:保護機制一旦開啟,生理上會引發焦慮反應(stress response):戰鬥(fight)、逃跑(flight) 和楞住(freeze) 。身體會分泌腎上腺素,促使心跳加快、呼吸急速、血管收縮、瞳孔放大,準備我們隨時採取行動。在行為上,我們可能出現以下的防衛反應,越想維護自己的價值,越想糾正、批評、羞辱、攻擊、否定對方,於是爭拗開始:

  • 否認:對不能接受的現實和意見,選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只接收支撐自己信念的,否定或糾正對方

  • 轉移:把焦慮化作憤怒和不滿,發泄在其他人身上,例如批評、羞辱、攻擊願意發聲的青年人或者支持政府的長者

  • 投射:罵對方為不可理喻的惡魔,減低內心的焦慮

  • 抽離評論:仿如旁觀者作學術研究,免觸及自己內心

  • 倒退:壓力過大,退回小孩處理問題的方法,如發爛渣、擲東西、大力嘭門、解離(dissociate) 等

三、越爭辯越激動:在爭拗中,腦袋會釋放多巴胺獎勵我們維持⾃己立場的努力。但越要爭辯,就越觸發對方的自我保護機制,引來對方的反彈和強烈情緒,結果對方也會越堅持己見,越拒絕聆聽,越難以真正理解我們認為重要的事情和觀點。

四、急速對號入座:於是,當對方以強烈情緒、指罵方式表達時,我們容易受制於對方言行的表面意思,對號入座(Take it personal)解讀對方攻擊和傷害我們,觸發彼此強烈情緒的導火線,而當情緒主導我們的言行時,我們便難以有意識地根據自己的價值、原則和信念而做選擇,反而容易做了或講了一些會後悔的事情或說話。

五、舊患加新傷:與此同時,我們跟對話另一方的關係也是關鍵。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難免累積了關係上的傷口,這些傷口指向我們人際關係中重要的需要,例如渴望得到重視、理解。在對話中我們受刺激時,彼此都有機會觸發傷痛,而且可能將傷口背後的情緒,投射到對方身上。 另一方面,我們對關係都抱有期望,但未必清楚表達,例如父母希望子女會相信自己的判斷力、子女希望父母能明白自己,而這些期望落空時,也容易牽起情緒。

六、互貼負面標籤:一旦我們為彼此貼了強烈情緒的負面標籤,日後當對方一說話時,我們就為他們一言一行賦予度身訂造的評價和標籤,結果,受限於自己的看法,錯過了深入了解對方真實一面的對話機會。

對話仍可以有期望

對話要真誠,絕不容易,因為那是一場進入彼此內心的探險,試回想過去經歷過的真心坦誠的對話,你會發現先決條件是雙方願意打開自己的心去表達和聆聽,冒上讓對方的生命經驗和想法改變我們看待自己、詮釋世界、衡量價值的風險。

然而,很多時侯「對話」來得防不勝防:店外排隊搶購口罩時,有街坊評論醫護罷工、同事於工作群組轉發新聞促你表態、家中飯桌有人不經意提到「封關」⋯⋯ 衝突有時不請自來,冷不及防,對方一句話我們可能就「撻着」,啟動了保護機制,進入了情緒反應。那些時候,我們一定要與對方「心平氣和地對話」嗎?不是的,是有自由選擇是否對話,在自己預備好時,決定跟誰對話,以至如何、何時對話。若我們真的選擇進入對話,我們就要設定合理期望和預期結果,如此才不至失望。

所謂合理期望,第一我們需明白每個人的觀點都天生地有偏差。要生存,每個人都會建立錯綜複雜的信念去認知這個世界,當這些信念越核心,跟我們如何看待自己、 詮釋世界、衡量價值的基本假設就越相關。而人的知識系統都有不同程度的「確認偏差」(confirmation bias)。我們會以累積經驗的方式「確認」我們相信的事,讓我們的知識系統獲取安全感,因此都有理由「自以為是」。

第二,絕大部份的人,包括跟你政見相反的父母,都不是無理、冷酷的。對我們而言,她/他們的政見可以是錯得徹底,毫無根據,但在她/他們的世界裡,那是有自成體系的內在邏輯。理解她/他們為什麼成為今天的樣子,以及有哪些障礙阻隔她/他們看見我們的真相,是個很有效的起點。在批判之先,試懷着這個好奇的心出發,可能會有更多發現。

因此Mark Goulston提出了「說服之道」(The Persuasion Cycle):我們不會在一次對話就能成功。我們首先要經過反覆交流,聆聽對方看待世界的方式、重視的價值,才有機會明白對方,並在信任的基礎上,對方也會更願意認真考慮我們的觀點,改變他/她們的信念和行為。時間是漫長,因此合理的期望可能是數次對話才能令對方知道我們願意聆聽,肯定彼此的差異,表述到我們的想法。

願大家平安,祝有一天家黃萬事興。

 

參考閱讀:

Lee, Justin. Talking Across the Divide: How to Communicate with People You Disagree with and Maybe Even Change the World. New York: Tarcher Perigee, 2018.

單元三:非同溫層對話
滾動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