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 2 持久戰之心理質素

Unit 2

持久戰之心理質素

社會創傷的轉化:無力之力與政治(下)

「區選勝了,美國人權及民主法案通過了,但政府依舊,手足沉冤未雪,我們怎樣跟它持久戰下去呢?」這是我們不能迴避的問題。

所以,T2T談社會創傷,更談轉化,就是知道這場抗爭漫長。12月,我們進入新單元,談「持久戰的心理質素」,「和你一齊行落去」系列。要鬥耐力,我們要知己知彼。

上一集,我們從「社會創傷」這框架,明白為何軍警會失控濫權濫暴;這一集,我們要坦然承認自己都是負傷的抗爭者,無可避免會把自身的創傷帶進組織和群體之中,也會帶來危機。如果我們要建立強大的民間組織,跟政府長久戰下去,如何回應個人與集體創傷,也是我們須正視的問題。

請用5分鐘時間,聽聽Power Under作者Steven Wineman的意見。

再用15分鐘時間,讀讀 小曹的文章 ,當中有更詳細的講解。

 

手足之情緒轉化 | 進入黑暗的真實 ( Willis )

何潔泓(Willis),因為反新界東北發展,非法集結罪,被判入獄13個月,後來申請上訴成功,最後坐牢一百天。

一百天的牢獄,相對今天示威者要面對的刑期,可能是微不足道;正因此,分享之時,Willis是前思後想,小心衡量着口中的每一句話,怕話落入受創者的耳中,成了別人不能承受的輕。

Read more…

和你行落去之「鹹魚返生」

黎明來到前通常都是漫長的黑晚,如何一邊擴充和調動資源,改變外在世界,另一邊跟絕望、無力和悲傷共存又不致於意志消沉,一蹶不振?

Joanna Macy是一位佛教學者,長年參與保護生態和反核的社會運動,重建人與自然互相依存的關係。她親身見證過身邊一個又一個志同道合的伙伴,在漫長又不見曙光的抗爭路途上倒下,有的變得消沉、冷漠、退縮,有的甚至患上抑鬱和不同深淺程度的心理創傷。

從70年代開始,她結合基進佛教、深層生態學和系統思考,首先為心靈疲憊的抗爭者度身訂造她稱為Despair Work(「絕望練習」)的多個集體活動,及後慢慢從累積的經驗中整合一套更完整的教學——The Work That Reconnects,並於2014年跟合作多年的伙伴Molly Brown把它重整,並易名為Coming Back To Life。顧名思義,Joanna Macy這套教學專門幫助那些長期作戰後身心耗損、無力繼續前行的爭抗者重拾內在力量,令她/他們「鹹魚返生」。

Read more…

滾動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