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之情緒支援 | 預備篇 : 被捕需知(三)

當別人凶狠時,
你要冷靜;
在別人主場,
難道你要跟他死過嗎?

~阿蛋      

阿蛋(化名),前線義士。在42C巴士上被捕的那一夜,他看見比自己年紀還少的前線手足,由恐懼到鬆懈,48小時拘留最後儼如大學Ocamp,興奮得亂說話。他的故事是新屋嶺以外的輕鬆版本,但同樣值得警愓,不能鬆懈⋯⋯

訪 / Amanda      文 / 山地     短片製作 / 月球上的人

四個月前,香港還是全球最安全的地方,我們發夢也沒想到,自己會在民居食催淚彈,在交通工具上遇到防暴警察。9月3日晚,警察第一次截查巴士,在駛往牛頭角的42C上,有30位年青人被捕,阿蛋是其中一人。「我最初以為只是查身分證,點知真係拉?坐在我身旁的那位小男孩,嚇得驚恐症發作,大哭起來,要我拖著他手。」

事發之時,阿蛋大叫倒運,但經過差不多48小時後,他慶幸自己被拘捕。「除了一位阿叔外,原來我竟然年紀最大,既然最有經驗,就有責任照顧年青的啦。他們真的不太熟悉程序。」

Photo Credit: Benjamin [email protected] Social Press

在別人主場,難道你要跟他死過嗎?

當防暴警察圍著42C時,阿蛋坐在車的最後排,即時聯想起「菲律賓人質事件」,還有「新屋嶺事件」的傳聞,冷汗直冒,絕望之際,發出求救訊息。「撞鬼,我那天早上才下載那救命apps . . . . .」

他的朋友圈中,有人被控襲警,有人被控暴動。當防暴察衝上車,說着威嚇的話時,  他腦中預演了「暗角打鑊」,不停以想像演練,該怎樣格擋,心中默默祈禱:「希望警察能跟足程序做、唔亂來,三十個人能安全入去、平安出來。」

他告訴自己,心裏既作了最壞的打算,就能冷靜安然面對,還要像個好學生般合作。「你喺人哋個場,你冇辦法同佢死過。」他重複地說。

Photo Credit: [email protected] Social Press

「有一個藍衫的上來查身分證,說了一句『唔該』,立即被上司罵『唔駛同暴徒講唔該』。」他取回身分證後,就特意乖巧地說:「唔該阿sir」。警察說什麼話,他都給予正面的回應:「嗯」、「係」、「好啊」;也不卑不亢說自己的要求「阿sir我想飲水」;因為身旁的男生驚恐症發作,他就禮貌地提出「阿sir你可唔可以拖着他的手行,佢好驚呀」。

「好笑,好威猛的防暴警拖着個犯行。」在阿蛋口中,一切都變得輕鬆和搞笑;他的泰然自若,因他看到無論是「警」還是「犯」,都只是有需要的人吧。「當然,那是新屋嶺之後吧,警察都稍有收斂。有一個女警,還問我們肚餓嗎?給我們多一個飯盒。」

Photo Credit: Jimmy [email protected] Social Press

在別人的主場,你要知道自己的底線

按阿蛋的觀察,被拘捕後有人太緊張,但同時有人太鬆懈,以為自己去了Ocamp,通頂聊天,他忍不住大聲管教:「喂,你哋好收聲啦,要瞓教啦」。

「警察除了會逼供,也會逗你傾偈套料。」曾有較高級的阿Sir,異常親民地走過來問:「嘩!你哋啲gear好勁喎,喺邊度買㗎」?誰知有人自豪地回答:「我啲gear人哋送㗎!」還有人興奮地站起,指着另一個被捕者:「我啲gear唔夠佢勁呀。」阿蛋被嚇壞了,「篤灰仔呀」,唯有不停說「阿sir我要飲水」,調走阿sir,再警誡不知就裡的被捕者:「『我冇嘢講』的意思,即係唔好講嘢!」

Photo Credit: [email protected] Social Press

要做自己的主場,助手足做debriefing

抗爭如此漫長,即使如此樂天的阿蛋,都曾陷入低潮。義士自殺潮後,他難過到提不起勁去做任何事。後來,他發現要掌握自己的節奏, 有時拉緊,有時放鬆;有時高漲,有時釋放,特別是抗爭過後,一定要一起吃個飯, 聊聊天,罵罵人,爆爆粗。

他說,這是「debriefing」,目的是「把最緊張的經驗、最intense的情緒釋放出來」,  互相承載,圍爐就是要取暖。也許,有人說這是無意義、「好左膠」,但阿蛋卻視分享分擔為「需要的力量」。

「我能從低谷走來,就為了告訴手足一件事:係走得過的。」

手足之情緒支援 | 預備篇 : 被捕需知(三)
滾動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