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ure | 為情緒命名 (二) : papa的悲傷與憤怒

Lecture

為情緒命名(二) 

papa的悲傷與憤怒

憤怒,是眾多種情緒中最有力量的一種,用最強烈的方式呼喚我們馬上採取行動。

憤怒,也許是包裹另一些情緒的外衣,潛藏著哀傷、絕望或羞恥感。

文 / 小曹     訪 / 小曹+阿池      編 / 山地

 

Papa(化名),一位走在前線的中學生,幾乎每場主要的勇武抗爭都留有他的汗水。但運動曠日彌久,功成之日卻遙遙無期,Papa坦然感到筋疲力竭,午夜夢迴都會重演被防暴警察追打的畫面,常常失眠。 情緒呈現的是脆弱的自己,害怕暴露受傷,卻渴望被看見

「好攰」,是Papa第一個辨認到的強烈感受。這個「攰」不單只是體力耗損過度未及復元的狀態,還包括情感上的透支,「已經盡了努力,但仍看不到改變;好無力,付出後並無收獲」。埋藏在「好攰」這份感覺背後似乎是深切的自我期許,希望自己的持續投入能貢獻這場運動,令五大訴求得以落實。

當期望與現實持續落空,內心有不同的聲音彼此交戰,在疲累的聲音背後,悲傷就進場了。

Photo Credit: Benjamin [email protected] Social Press

為世之痛​


Papa說,每次以身犯險都未見曙光,眼見有人接連死於非命,家人朋友又因為政見不同而反目成仇,以至最近「私了」漸趨頻繁,他感嘆政治壓迫的深與廣所造成的生靈塗炭;內心也漸生懷疑﹐質問自己繼續走到前線是否真的有用。「有時睇完新聞後都會在床上抱著枕頭痛哭⋯⋯好想幫人但又無能為力。」

資深抗爭者兼佛教學者Joanna Macy,稱這種悲傷為「為世之痛」(pain for the world)。Papa的淚不只為自己而流,也為別人而流;他的痛苦既有屬於他自己的,也有來自他認識和不認識的人,這份沉重的痛反映著他對別人安全的關懷,也連繫著抗爭者的共同約定:「香港光復之時,就是除下面罩在『煲底』相見之日。」

前路茫茫,當悲傷泛起,淚流披面的時候,信仰基督的Papa會禱告,希望得到上帝的安慰與指引。

Photo Credit: Benjamin [email protected] Social Press

憤怒的抑壓


人的情緒既多樣又複雜,而且往往有不同層次,像洋蔥一樣,一層蓋著一層。Papa留意到的第三種強烈的感受是憤怒。

「從媒體見到警察暴力每日升級,毒打無辜市民,與鄉黑合作,警察每日下午四點講廢話,踢到yellow object,還理直氣壯⋯⋯示威者在新屋嶺被性侵,還要求受害人自己站出來投訴;原告變被告!」他忿恨為何警察仍未得到應有的制裁,相反,政府卻為警暴找藉口,縱容包庇。

如果每個情緒都指向內心的價值、渴望與需要,Papa的憤怒透露了他對公義的重視,同時十分在意對人的根本尊重。如果憤怒是一種聲音,我們請Papa用聲音表達,他沉思了一會,然後大叫了一聲,「呀——」

聲音震耳欲聾,跟他在訪問中一直斯文又帶點靦腆的聲線有天淵之別。接觸情緒不限於用標準的情緒字詞替內在經驗做分類,這聲大叫,表達了Papa一直嘗試抑壓的憤怒。

憤怒是眾多種情緒中最有力量的一種,用最強烈的方式呼喚我們馬上採取行動,回應心底的價值、渴望與需要。有時候,它是包裹另一些情緒的外衣,例如憤怒底下可能潛藏著哀傷、絕望或羞恥感,但因為它們久久不獲重視和回應,又或是無法在當下的情境表達,這些情緒能量便以另一種更有力量的方式呈現。

Photo Credit: Benjamin [email protected] Social Press

憤怒可以有益


接著,我們邀請Papa幻想一下如果內心的憤怒坐在眼前,他會看到什麼。「它會像一隻深紫色的魔鬼,如一團煙。」「如果它會說話,它會跟我說『你忿恨的對象本身已經很黑暗,不用對他們仁慈,亦不要吝嗇,把憤怒發洩在他們身上』。」Papa坦然這把聲音好熟悉,因為它是自己的一部分,一直呼喚著公義;但同時Papa也害怕這個憤怒的自己。

隨著抗爭者與警察的衝突愈演愈烈,但公義卻仍未昭彰,他察覺到長期燃燒的怒火讓他變得易「發脾氣」,像風高物燥下的乾草,一點即燃。Papa說,「我不想自己變成個恐怖的人去做恐佈的事,同時又好想用自己的方法去制裁破壞社會的真正暴徒」。

其實,帶領印度獨立的甘地面對不公義的時候,也常常怒火中燒,他更向孫兒說「憤怒有益」,因為它就像汽車的燃料,推動我們朝向更美好的地方進發。沒有憤怒,我們不會有動力遇強越強,克服障礙。同時,不善用憤怒,就如用電時沒有注意安全,後果嚴重。怎樣善用義憤又避免燒傷自己和別人,的確是抗爭者時常面對的兩難。

Photo Credit: Benjamin [email protected] Social Press

最後,Papa說他還有一個情緒,就是「感動」。他看見不同人用不同方法參與,坐著輪椅都站出來,守護孩子的老人家站在前線旁。「看似冷漠的社會,其實好溫暖。這些都給予我動力繼續參與。」

Lecture | 為情緒命名 (二) : papa的悲傷與憤怒
滾動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