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講座#1

【讀書會的筆記:社會壓迫與人類本性】

文/山地(參考小曹PPT)

在壞時代讀好書,方才發現許多深刻的反思及創意,都在困迫的時候引發。

情況就如在絕望中看見盼望,因為前設被推倒,以為的現實變得虛幻,來到一個inoperative時刻,我們才能有機會重新出發。

小曹經歷雨傘後的抑鬱,在金鐘看到暴力清場的一刻,詰問世界上仍有機會建立一個和平友愛互相尊重的社會嗎?(現在這問題更迫切了)2015年起,他真正開始讀起書來找答案,發現像他一樣有此關懷的人也不少,有點相逢恨晚。他們不謀而合,問到一個很根本的問題:「人類本性是什麼?我們對人性抱有什麼觀念和假設?」

「這一刻大家都想改變社會,談人性,一點都不離地呀。」小曹如此說,I can’t agree anymore,因為我們對人性的假設,會限制我們的想像力,直接阻礙社會改革的理想。

在讀書(S)講座中,留意是眾數,小曹分享了好幾個作者的書,像聖經一樣厚的Nurturing Our Humanity是主打,反覆論證了人類的天性。以下是一點點筆記,頗長,共15點,跟大家分享一下。

——————————————————————————————————————

1.【人類未來的三大故事】

許多作者都提及人類未來,Joanna Macy與Chris Johnstone在Active Hope中綜合說到坊間常有的三個說法:

  • 「一切依舊」,維持不變,Business as usual;
  • 「大崩壞」,The great unraveling,四處都有天災人禍;
  • 「大回轉」,The great turning,來一個改變。

而關於人類的角色,Sharif Abdullah在Creating a World that Works for All,提及人類三大角色:守護者(The keeper) 、破壞者(The breaker) 、修復者(The mender)。要改變社會,我們要從大崩壞中走到大回轉,人要從守護者角色走到修復者。探問這種大扭轉的可能,我們要回到對人性的假設。

2.【人性是必然暴力,有大回轉的可能嗎?】

Miki Kashtan在Spinning Threads of Radical Aliveness提出,我們視人為自私自利,以為是實相及本然,必須用許多獎罰制度、控制和強迫的手段,使人人出於慚疚、恐懼、羞恥⽽服從。她說,這種對人性的想法是未經反省,可能不是我們想像的理所當然。正如封建社會的人類,也難以接受靠雙手可打拼未來的故事;在戰爭中的人,也想像不到停戰的跡象。其中一個阻擋社會轉化的障礙,可能就是我們向自己反覆念誦的故事。

3.【你會否重複自己反對的制度?】

她詰問我們對人性的前設,是否已被社教化而相信:「人與人是分離的、資源是不足的、力量是匱乏的,以及大自然必須要控制去征服。」假如我們以此前設來思考和行動,出路也只有屈從或反抗,在改變社會的同時再一次複製壓迫自己的想法和制度,即Re-create the past。她說:「改變社會需要我們主動地尋找方法,把自己從周遭的思想和內化了的習慣——包括個人和集體層面的——解放出來。」

4.【Kashtan對人性的十項另類假設】

因此她提出另類的人類故事,並對人性作出以下十項假設:

  1. 所有人都共享同一組基本需要。
  2. 所有行為都是滿足基本需要的嘗試和努力。
  3. 感受和情緒指向獲得滿足與未獲滿足的基本需要。
  4. 自我連結是通往和平最直接的路徑。
  5. 選擇永遠是內在的。
  6. 所有人都有慈悲心/同理心。
  7. 人類享受付出和貢獻他人。
  8. 人類在互相依存的關係中滿足基本需要。
  9. 世界有豐盛的資源滿足基本需要。
  10. 人會改變的。

5.【A bio-cultural partnership-domination continuum】

Riane Eisler and Douglas P. Fry 合著的Nurturing our Humanity: How Domination and Partnership Shape Our Brains, Lives, and Future (2019),嘗試為人性提出證據。Riane Eisler為曾受壓迫的猶太人,系統科學家、人類學者、女性主義者等;Douglas也是人類學者,專長於peace study。兩人均詰問人是否天性暴力,他們整合人類學、心理學、宗教研究、法律等不同學科知識,提出A bio-cultural partnership-domination continuum,用這個工具來檢視不同人類文化及社會,連續體兩端是 domination systems (支配系統)及partnership systems (合作系統)。

6.【傾向支配系統的文化特徵】

  • 僵化的社會分層,權力以power over形式呈現,即以武力或恐懼維持
  • 男性壓迫女性,女性特質(同理、關係、友愛)被壓抑
  • 暴力在文化上被容許,甚至被歌頌,成為制度化的一部分,例如軍隊及監獄
  • 普遍認為宰制/壓迫的關係是無可避免、正常的,甚至是合乎道德
  • 例子:德國法西斯社會、史太林、塔利班社會系統

7.【傾向合作系統的文化特徵】

  • 人與人之間較平等,層級是流動的,因應分工需要而出現,權力以power to及power with/充權形式出現
  • 男女關係平等合作,女性特質被尊重
  • 暴力在文化上不容許,以協商、調解處理衝突
  • 相信人性有不同可能性,可暴力也可和平,渴望互相幫助,期望尊重關係

8.【自私的基因主宰人類社會嗎?】

沒有一個社會系統是全然宰制或全然合作,在不同系統中都有兩端的拉力或阻力,認為人類社會有潛能和平或走向暴力。和平之困難,因為我們只相信人性暴力,在20世界出現許多生物決定論,以自私的基因去看人性及社會發展。但作者提出反對意見:其一,如達爾文自己所說,人類社會因有文化,有力量影響環境,故不像其他動物易受「自然選擇」(natural selection)所影響;其二、人類雖仍受基因影響,但人類學、考古學研究發現,不是所有社會文化都必然經歷過戰爭;其三、從腦神經科學研究證明,人類傾向有同理心這共通能力,這在歷史上也有例證,如猶太學者Krzysztof Wodiczko提出,他的鄰居願意以身犯險拯救他們一家。

9.【為何有人願意為他者冒險,有人無動於衷?】

Samuel P. Oliner and Pearl M. Oliner 合著了The Altrustic Personality,他們對願意以身犯險拯救猶太人及無動於衷的兩班人作了量性及質性研究,發現願意為人犧牲的,都有一個共通點:兒時與父母關係穩固;相反其他的,則與父母關係較弱。似乎能否與父母建立secure attachment ,影響一個人同理別人苦難的能力,前者敢於被觸動,承載力也較強,後者則不想take in別人的感受,以保護自己。

10.【人類不是一直殘暴成性、只損人利己的!】

我們一般相信,人類生存環境惡劣,故常在戰爭狀態(Thomas Hobbes 稱此為自然狀態),認為權力是零和遊戲,power as a scarcity to be competed。故社會契約論家,以此推論出政府的起源,認為要依靠制度去規限惡人。Nurturing our Humanity的作者卻指出,原來戰爭不是常態,考古學發現在今天以色列及巴勒斯坦的一帶,曾有一萬年沒戰爭的和平狀態,和平並不是夢而在歷史曾發生。上古時代世界各地的部落社會,也曾發展peace system,以不同調解方法處理衝突。

11.【上古時代的和平系統如何可能?】

  1. 擴大「我們」的概念,建構共同的身分。巴西Xingu River上游的盆地,十個語言不同的部落,能建立身分認同,和平共處
  2. 建立長久友誼及手足之情
  3. 建立互相依賴的制度,如分工生產生活必須品
  4. 以故事及傳說締造和平,如源自同一個神靈的傳說
  5. 聯合的慶生典禮或悼念儀式,提醒各人他們是彼此相連
  6. 建立處理衝突的機制,如circle processing、協商方法、有精神領袖作中間人等

12.【為何今天的戰爭卻如此殘暴?】

研究指,兩次世界大戰之中,真正槍殺敵方的比率只有20-25%。故及後發展軍事訓練,壓抑同理心,如把對方非人化,強調服從,開槍殺敵的比率才增至90%,但代價是軍人在戰爭後多會患上PTSD(創傷後壓力症),只有2%軍人是不受影響。如此看來,人內心抗拒傷害他人,需花上極大力氣去消滅同理心。

13.【人是天生具同理心有何理據?】

社會心理學有不少研究,證明嬰孩有同理的能力,如聽見其他嬰兒哭喊,他們的喊聲會更大,也會嘗試去安撫其他哭喊的嬰孩。另Felix Warneken (2006)進行一研究,在18個月大的孩童前雙手搬東西以至無法開門等,發現所有孩重都主動幫助。腦神經科學專家指人類以至猿猴都有同理能力,能進入別人的感受,也有減輕別人苦難的衝動,這種利他的行為會激發我們腦中的pleasure center。

14.【這種天生同理的能力如何被減弱?】

Nurturing our Humanity的作者指出我們腦部發展,會影響同理心的發展;而腦部的發展受我們嬰幼兒的成長經驗有關,其中較決定性的是父母教養方式及社會的男女關係。作者引用13世紀羅馬帝國一個極端的例子作說明。當時的羅馬王命令用一班剛出生的孩子做實驗,提供豐足的衣食,但不許照顧者跟他們說話或有任何表情上的活動,看他們能否發展語言能力。結果這一班孩子早逝而死前都沒說過一句話。後來在1980年代的羅馬尼亞,因禁止計劃生育,結果有一千名孤兒無人照顧,被送去孤兒院,並在極度缺乏情緒互動的環境成長,研究員比較兩個月時被領養,及六個月至兩歲才被領養的孩子之發展,發現兩者最初在情緒控制、專注力均不合格,但被領養後均有明顯進步,越早被領養的進步更多。另腦神經科學家也發現,被忽略的孩子腦部的大小和重量、皮層的厚薄也比同齡正常的,要細少許多。

15.【這對社會改革有什麼insight?】

  1. 腦部發展與經驗相關,每一階段的發展需要對應的經驗;過了發展的黃金時間,沒法跟人互動,建立關係,人就難以健康成長。換句話說,愛是關鍵,而其意義遠超乎生存,更在於充份發展人性,這跟「自私的基因」的假設下說的生存競爭的人類故事,截然不同。
  2. 要進行社會改革,可徹底地研究什麼原因導致我們的天性被限。除了跟照顧者的關係外,兒時經驗壓力越大,人會封鎖同理心的發展;這些經驗讓人支持獨裁者,因心底渴望透過獨裁者經歷兒時稀有的愛。故改變育兒的方式,與推動社會改革相關。
  3. Miki Kashtan「年紀還很小時⋯⋯即使⽗⺟沒有能力支持我們, 我們還得依賴和維持跟她/他們的關係。當我們經驗⾃己的需要時得不到她/他們的肯定和⽀持,我們會慢慢失去區分的能力,無法分別⾃己的需要和來自⽗母的期望。為了跟⽗母保持感覺上可靠的連繫,我們會學習回應她/他們的需要、做她/他們想做的事,以及內化她/他們的想法,並視之為『對的』。這樣令不少⼈終⾝都跟真實的內在需要與感受有種疏離感。」 (Kashtan 2014,45-46)
讀書講座#1
滾動到頂部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