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你聆聽卡」使用方法(基礎篇) – 聆聽別人

聆聽前的身心準備(按此查看
同理聆聽 (一)(按此查看
同理聆聽 (二)(按此查看

陪伴與聆聽

陪伴是保持靜止,而非急著向前行,
是發現沉默的奧妙,而非用言語填滿每一個痛苦的片刻,
是用心傾聽,而非用腦分析,
是見證他人掙扎歷程,而非指導他們脫離掙扎,
是出席他人的痛苦情境,而非幫他們解除痛苦,
是敬重失序與混亂,而非加強秩序與邏輯,
是與另一個人一起進入心靈深處探險,
而非肩負走出幽谷的責任。

— 愛倫. 沃福特《陪伴與治療》

步驟舉例

例:Henry發送短訊給女朋友,女朋友已讀不回。Henry再發送多一次,女朋友繼續已讀不回

Henry:「你在做什麼重要事情,睇左都唔覆!」、「郁一郁手指回覆會死呀?佢明知我最討厭已讀不回」

回應:「你好嬲,無法接受佢冇回覆你,係咪係呀?」、「係咪覺得佢唔重視你?」

「你有冇覺得好嬲?」、「會唔會有焦躁、不安的感覺?」、「你會覺得忟憎嗎?」

「好,我們放慢下來,好好體會自己這兩個需要,確認這些需要。」

問:「你而家覺得點嘛?」

Henry:「憤怒的感覺漸漸退去,有傷感的感覺浮現」

問:「這個傷感有咩講你知」

Henry:「好想得到重視和照顧」

問:「給自己一啲時間,係心入面肯定番自己嘅傷感,以及這兩個需要」

Henry:「我發現在自己生活中,這兩個需要很少得到回應的」

問:「嗯,所以你好渴望她可以回應到你這兩個需要」

問:「而家連繫到你的需要,你想如何回應呀?」

Henry:「我想表達給她知道,及時回覆短訊對我的重要性。」、「我也想知道他的難處,我們可以點做」

#有關步驟也詳列在說明書上​

進深閱讀
有一天,大眼仔和大面妹一起去吃飯。到了餐廳搭了張大枱,兩個人望着菜單有點惆悵,諗唔到食乜。過咗一陣,大眼仔提議說「不如食沙葛啦。」大面妹說「好啊,食埋豆角好唔好?」大眼仔說「我唔鍾意食豆角。」大面妹說「但係我鍾意食豆角。」大眼仔即刻雙手抱着頭,一面挫敗苦惱,幽幽地說「咁你揀啦。」
 
大面妹聽完感到有一道氣上咗嚟,卡住喺喉嚨冇發出來,仲強作鎮定,嗌左四個餸(冇包括豆角)。呢個時候一枱客人已感受到氣氛嘅轉變……
 
點完菜後,大眼仔仲未發現自己一句激嬲左大面妹。湯上來了,兩人飲湯,大眼仔先留意到大眼妹嘅氣場唔同咗,問「你係咪唔舒服啊?」呢個時候,大面妹按捺不住爆發了,「點菜嘅過程我好唔開心,你可以講唔鍾意食乜嘢,點解我唔可以講我鍾意食乜嘢?!你雙手抱着頭俾我點晒,係咩意思啊?!係咪passive aggressive啊?!」
 
大眼仔心諗,中伏啦……心裏知道這是誤會(當時自己唔想食但願意俾大眼妹揀自己想食乜,眼見趕時間,才半放棄地俾佢點)。佢都知道呢個時候解釋一定冇用!!但係要佢好好聆聽大面妹嘅指責佢又好唔願意。
 
佢沉默了半晌,內心掙扎了一番,默默聆聽自己嘅需要,同理自己希望被理解當初嘅心意。大眼仔連結和照顧自己心情和需要後,有番心力聆聽大面妹說,「你係唔係好想我哋一齊食飯點菜都有商有量啊?」
 
大面妹說「咁係呀嘛,一齊食飯點菜唔開心,咁做乜要一齊食呀?不如分開點菜,自己食自己嗰啲算啦!」
 
大眼仔就話,「所以我哋一齊食飯點菜係好重要咖,係唔係啊?」
 
「咁梗係啦,梗係要一齊點啦,點可以我一個人點晒啊?」
 
「我知道啦,我哋一齊嘅時候有個togetherness 係好重要嘅,係唔係呀?」
 
「係呀,咁你頭先點解俾我點晒啊?」
 
呢個時候大眼仔見到大面妹主動問起,判斷佢已經得到足夠的聆聽,所以才想了解當時發生咩事和大眼仔嘅想法,大眼仔心裏很開心,開始解釋剛才自己嘅心情和狀態。
 
點知大面妹聽左一陣好氣憤,「咁你唔講我點知啊? !我唔係你肚裏面條蟲囉!」
 
大眼仔眼見大面妹又受刺激,已轉回需要聆聽嘅狀態,佢轉念後說「所以當時你唔知我諗緊乜而我又請妳點菜,你係過程入面好唔鍾意那份孤單和焦慮,係唔係呀?」
 
大面妹聽後忍不住笑左,回答說「係呀。」
 
呢個時候大眼仔知道已氹番大面妹,說「你開心番,係咪因為發現自己係頭先嘅對話入邊備受關愛啊?」
 
大面妹笑着點了點頭。
 
佢哋和好如初。同枱食客已經換了一輪。
 
———-
 

點評:

1. 面對另一半的情緒和指責時,在當下不辯解,而是有意識地同理聆聽對方。
 
2. 以日常用語反映對方的感受和需要,避免使用對一般人來說生硬的非暴力溝通用語。
(除非對方也是非暴力溝通學習者,並願意以此方式溝通。)
 
3. 在溝通中保持與對方的連結,對方內心有變化時,能夠由自我表達轉為聆聽對方。
 

#文章為池編寫的案例,轉載自非暴力溝通 – 香港

滾動到頂部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