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 3

Dialogue across differences

非同溫層對話二:當對話避無可避,怎樣不被惹毛? 文/Ruby   意念提供/阿池、小曹   繪圖/含蓄    編輯整理/山地   (因應疫情嚴重,「火場分析逃生術」工作坊暫時只有機會於線上舉辦,故把工作坊背後理念和內容寫成文章給大家分享。這是非同溫層對話的「保平安」之法,請看。期望未來仍有機會重辦這工作坊,讓大家知道怎樣具體操作。) 立場不同、政治爭拗如熊熊火場,跟非同溫層對話之前,我們必須做好準備功夫,清除惹火之物、明白引起大火原因、撲火之法,才能通過火場種種的考驗: 首先,我們要確立進入火場的目的和角色。千萬不是把目標定得太高,妄想一次能說服對方,這是極高難度的。其實,較切實的的目標,是「保平安」,自己先不被「撻着」(trigger),照顧好自己身心,不受困於強烈的情緒反應。 做到這一步,才有機會去做「救火」消防員,為對話撲火。 接着,我們要明白火警的原理,才能做好防火措施。火要燃燒需要三大元素,火種、燃料、氧氣;同樣,一場牽起情緒的惹火對話,同樣離不開這鐵三角: 1、火種:引起大火的具體事情、說話、行為; 2、燃料:我們如何看待事件也會影響火勢; 3、氧氣:身而為人都有的需要 簡單來說,我們的情緒來自這環環互扣的鐵三角,辨認清楚有哪些火種、易燃物、助燃物,我們才不致於被對方或自己的怒火撻着。我們稱此為「火場分析」基本法。   火場分析鐵三角 假如飯聚時不知誰打開了電視,正好在播放六點半新聞,畫面有示威者抗議及被捕,隨即親友甲評論:「你哋唔出嚟示威就唔會被人拉啦!搞到香港亂晒!」 這裏描述的便是刺激情緒、具體發生的事情,即火種。有火種,未必會立即燃起大火,還需要有燃料。這些燃料在我們內心:我們對這句說話有什麼想法?背後涉及什麼信念和價值呢?我們有些想法是非常易燃的,會令自己撻着,不由自主地說或做了使現場火勢升溫的事。 有火種、有叫火場升溫的燃料,我們還需要有氧氣。令我們持續爭拗下去,氧氣是我們內心的需要,例如:我們想得到別人認同、肯定、明白的需要,這是每個人都賴以生存的、滋養生命幸福快樂的資源。「非暴力溝通」認為情緒是身體的信息,告訴我們每一刻的需要有沒有得到回應;當需要得不到/得到回應時,相應的情緒便出現。所以,當許多人以為情緒是由其他人做的事或說的話引發時,我們認為外在只是觸發點,內在需要才是重點。 例如,在上述處境中親友甲說出此話時,你內心的反應可能是:「明知我們都出來示威,還要在我們面前咁樣講!」你可能會感到憤怒、不耐煩,甚至有些抗拒、害怕,那一刻你的需要可能是得到尊重,希望不同立場的人都有空間和自由做自己,也想彼此去照顧這條界線。 若果,你的想法是:「上一代就係唔識檢討!今時今日我哋要行出嚟冒險,就係因你哋嘅懦弱造成!」這時我們可能感到盛怒、非常失望、無力。情緒越大,表示我們抱有的價值和需要越重要。你的需要可能是想對方真的看見他的選擇和取態對年輕一代人的影響,以及明白年輕人選擇承擔的風險。 反過來,假如我們內心的想法完全不同,沒有期望對方會照顧在場的人、會理解示威者的話,親友甲的話可能會引發另一組的情緒,或許我們會感到有些驚奇、有趣,親友甲竟然也關心示威者被捕,內心需要可能是好奇。 由此可見,相同的外在刺激,我們也會有不同的情緒反應,因為我們對事件的看法和當刻的需要有所不同。亦即是說,即使火頭處處,不同的想法和需要,都會影響火勢。 另外,也很重要的,火勢也受我們和對方的關係影響。平時和家人累積的磨擦和不滿,這種情緒的暗火,也會影響我們的互動,叫我們容易撻着。假如,你感到親友甲一直不尊重你,他再說此話時,你會容易冒火;假如,你曾被家人罵懦弱無能,或因為家人的懦弱而受過苦,親友甲的話也可能會觸及這些藏在幽暗的痛處。   知己的重要 明白了火場中的情緒鐵三角,我們知道「一個句話叫自己惹毛」的背後,是自己的想法和需要,這正是叫大火延綿不息的關鍵。或者,我們可以回憶上一次衝突,然後回答以下六條問題: 每一次被trigger,都讓我們了解自己的核心想法,也知道自己的需要;越多回想自己的脆弱位,就越認識這個自己。第一個單元介紹過自我同理(self-empathy) I-Connect的修習,通過聆聽自己的感受和需要跟自己連結,能幫助我們安頓情緒。 一旦我們掌握了內心的火場,面對火種處處的環境,情緒被牽動之時,我們越能覺察情緒背後自己的想法和需要,情緒就能被安頓。I-Connect的日常操練,堪稱最佳的火警演習,既可避免反應式的情緒回應,造成烽火連天,也可基於我們的需要、價值、原則和信念去回應對方。   進一步的知彼 學會了不惹火的防火術之後,我們可以將心比己,嘗試猜想哪些火種會令對方扯火,如例子中的新聞片段,他們的感受和需要又是什麼。記得我們在每個處境中的言行都是為了回應自己需要而努力嘗試,而有些回應的方法成效低而代價高,甚至惹怒我們,但是我們若可以發現對方言行背後的需要,熟悉他們內心的火場,我們在對話中就更有選擇,知道如何回應才能照顧自己和對方。 值得留意的是,嘗試「聆聽」對方不等同於要「認同」他們的想法和世界觀。聆聽有兩個重要的面向,一、對話中當對方有情緒反應時,我們透過同理聆聽,讓對方感到被理解有助對方安頓情緒,這是即時撲火的有效方法。二、聆聽也指向準確聽明白對方政見背後的核心信念、價值和需要,一方面是一個機會讓我們跨越標籤真實看見對方,同時當對方得到充分理解,亦會增進他們在對話中聆聽我們的意願。 親友甲:「你哋唔出嚟示威就唔會被人拉啦!」 準備好聆聽撲火的我們,猜想對方的需要:「你係咪好嬲,想大家都知法守法啊?」 親友甲:「我先唔同你嬲,啲人搞亂曬香港仲好講!」 我們要聆聽多個來回才能充份明白對方:「所以你都有受示威遊行影響?」 親友甲:「果日啊,返工遲到,阿姐又唔肯理係(因為)啲人阻住地鐵閂門,冇勤工獎幾冤枉啊!」⋯⋯如此對話就有機會出現。 當然,這是一個進階版,要展開對話絕不容易。在火場實戰中,同理聆聽也可能需要多輪反覆嘗試,對方才真正感到被明白。 回顧過去的火警,做火場分析可給我們認識自己的機會,他日再面對相似的處境,就能避過撻着自己的火頭,這是「保平安」;若防不勝防,不幸撻着了也學會聆聽自己情緒,給情緒一個安頓,替自己救火。日子有功且行有餘力,我們再去明白火場中的其他人是怎樣撻着,把握火場的細節,適時避開火種,適時聆聽對方,撲滅火勢。

Dialogue across differences

立場不同為何如此惹火? 文/  ruby   整理/ 山地   資料提供/ 池、小曹 封不封關、罷不罷工、誰人自私,繼「反修例運動」後,武漢肺炎再次撼動香港和其核心價值,牽動不少人強烈的想法和情緒。家庭、學校、公司等,我們身處其中,往往會察覺社會衝突在此重演。就算我們不主動去爭拗,分什麼黃與藍,但由於大家對社會問題意見不同,關係暗湧仍然隨處可見,撕裂的社會依然在我們的日常中「陰魂不散」,爭拗避不開也攔不住。 點解要對話先? 人人立場各異,社會行動如何可行?來自美國拉丁美洲的民權運動領袖Cesar Chavez被學生問道如何組織工作,他的回答很簡單:「我跟第一個人說話,之後跟第二個人說話。」想有政治影響力去推動社會改變,溝通是最基本的,當中包括同路人、抱持中立態度的旁觀者以及反對你的人。許多人以為跟政見不同的人溝通是浪費時間,不如直接⾏動,然而兩者不是非此即彼的,溝通也是行動,同時幾乎所有行動都涉及語言的運用。學懂跟非同溫層溝通,雖是極難頂,卻是必須面對的挑戰。 立場背後的信念保護機制 概括而言,立場不同,引伸的對話何以惹火,通常是因為我們身處對立的社會氛圍中,雙方都經歷着不同程度的制度暴力,都希望對方能看見自己的痛苦、看見我們核心的世界及價值觀如何崩壞了,但在歇斯底里的表達之中,傷害彼此的說話容易脫口而出,刺激到雙方的強烈情緒,大家都更難理解彼此,大火一發不可收拾。 爭拗的大火如何一觸即發,我們嘗試以非暴力溝通的視野再作以下進一步的整理。 一、信念系統受威脅:先從生理層面上,出於自我保護的需要,我們的大腦在漫長的進化歷史中發展了一個能力,就是時刻都在掃瞄周遭環境,辨識有可能威脅我們安全的事物,⼀旦有所察覺,杏仁核(amygdala) 便會自動啟動保護機制。但問題是,大腦不太懂得區分外在真實環境中的威脅,還是信念系統的搖撼。一旦在對話中,當對方講述的現實與我們認知的世界不同時,大腦感到支撐我們的世界及價值觀的信念系統受威脅時,可能坍塌崩潰時,便會啟動保護機制。 二、保護機制被撻着:保護機制一旦開啟,生理上會引發焦慮反應(stress response):戰鬥(fight)、逃跑(flight) 和楞住(freeze) 。身體會分泌腎上腺素,促使心跳加快、呼吸急速、血管收縮、瞳孔放大,準備我們隨時採取行動。在行為上,我們可能出現以下的防衛反應,越想維護自己的價值,越想糾正、批評、羞辱、攻擊、否定對方,於是爭拗開始: 否認:對不能接受的現實和意見,選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只接收支撐自己信念的,否定或糾正對方 轉移:把焦慮化作憤怒和不滿,發泄在其他人身上,例如批評、羞辱、攻擊願意發聲的青年人或者支持政府的長者 投射:罵對方為不可理喻的惡魔,減低內心的焦慮 抽離評論:仿如旁觀者作學術研究,免觸及自己內心 倒退:壓力過大,退回小孩處理問題的方法,如發爛渣、擲東西、大力嘭門、解離(dissociate) 等 三、越爭辯越激動:在爭拗中,腦袋會釋放多巴胺獎勵我們維持⾃己立場的努力。但越要爭辯,就越觸發對方的自我保護機制,引來對方的反彈和強烈情緒,結果對方也會越堅持己見,越拒絕聆聽,越難以真正理解我們認為重要的事情和觀點。 四、急速對號入座:於是,當對方以強烈情緒、指罵方式表達時,我們容易受制於對方言行的表面意思,對號入座(Take it personal)解讀對方攻擊和傷害我們,觸發彼此強烈情緒的導火線,而當情緒主導我們的言行時,我們便難以有意識地根據自己的價值、原則和信念而做選擇,反而容易做了或講了一些會後悔的事情或說話。 五、舊患加新傷:與此同時,我們跟對話另一方的關係也是關鍵。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難免累積了關係上的傷口,這些傷口指向我們人際關係中重要的需要,例如渴望得到重視、理解。在對話中我們受刺激時,彼此都有機會觸發傷痛,而且可能將傷口背後的情緒,投射到對方身上。 另一方面,我們對關係都抱有期望,但未必清楚表達,例如父母希望子女會相信自己的判斷力、子女希望父母能明白自己,而這些期望落空時,也容易牽起情緒。 六、互貼負面標籤:一旦我們為彼此貼了強烈情緒的負面標籤,日後當對方一說話時,我們就為他們一言一行賦予度身訂造的評價和標籤,結果,受限於自己的看法,錯過了深入了解對方真實一面的對話機會。 對話仍可以有期望 對話要真誠,絕不容易,因為那是一場進入彼此內心的探險,試回想過去經歷過的真心坦誠的對話,你會發現先決條件是雙方願意打開自己的心去表達和聆聽,冒上讓對方的生命經驗和想法改變我們看待自己、詮釋世界、衡量價值的風險。 然而,很多時侯「對話」來得防不勝防:店外排隊搶購口罩時,有街坊評論醫護罷工、同事於工作群組轉發新聞促你表態、家中飯桌有人不經意提到「封關」⋯⋯ 衝突有時不請自來,冷不及防,對方一句話我們可能就「撻着」,啟動了保護機制,進入了情緒反應。那些時候,我們一定要與對方「心平氣和地對話」嗎?不是的,是有自由選擇是否對話,在自己預備好時,決定跟誰對話,以至如何、何時對話。若我們真的選擇進入對話,我們就要設定合理期望和預期結果,如此才不至失望。 所謂合理期望,第一我們需明白每個人的觀點都天生地有偏差。要生存,每個人都會建立錯綜複雜的信念去認知這個世界,當這些信念越核心,跟我們如何看待自己、 詮釋世界、衡量價值的基本假設就越相關。而人的知識系統都有不同程度的「確認偏差」(confirmation bias)。我們會以累積經驗的方式「確認」我們相信的事,讓我們的知識系統獲取安全感,因此都有理由「自以為是」。 第二,絕大部份的人,包括跟你政見相反的父母,都不是無理、冷酷的。對我們而言,她/他們的政見可以是錯得徹底,毫無根據,但在她/他們的世界裡,那是有自成體系的內在邏輯。理解她/他們為什麼成為今天的樣子,以及有哪些障礙阻隔她/他們看見我們的真相,是個很有效的起點。在批判之先,試懷着這個好奇的心出發,可能會有更多發現。 因此Mark Goulston提出了「說服之道」(The Persuasion Cycle):我們不會在一次對話就能成功。我們首先要經過反覆交流,聆聽對方看待世界的方式、重視的價值,才有機會明白對方,並在信任的基礎上,對方也會更願意認真考慮我們的觀點,改變他/她們的信念和行為。時間是漫長,因此合理的期望可能是數次對話才能令對方知道我們願意聆聽,肯定彼此的差異,表述到我們的想法。 願大家平安,祝有一天家黃萬事興。   參考閱讀: Lee, Justin. Talking Across the Divide: How […]

單元三:火場分析逃生術

火場分析逃生術 導師/ 阿池      圖/ 含蓄     整理/ 康琪     後期製作/波特 外在事情或衝突,並非引發情緒的全部原因,主因是這些事情指向自己背後怎樣的需要、渴望或價值觀——有這種領悟很重要,因為當情緒再來時,我們便有意識地先整頓自己的內心,例如問自己:如何看這件事?我的需要是什麼?接着,才思考如何回應眼前的處境。 導師阿池說,情緒無分好壞,處理情緒的方法才有好壞,例如壓抑快樂、抗拒憤怒,結果呢,「我們無照顧到這種情緒」。所以,分析家庭火場的第一步,是了解情緒從何而來。 家庭火場 火之成火,需要火種、氧氣、燃料。代入家庭火場,怒火則成於: 火種 – 家人的言行 氧氣 – 自己的需要 燃料 – 自己的想法、信念或價值觀   回憶衝突 阿池請參加者備有紙筆,逐步思考以下問題,並寫下答案。毋須急,予自己緩慢倒帶,回憶上一次的家庭衝突: ① 家人做了/說了什麼,令自己憤怒? ② 你當時對家人有什麼評價? ③ 若找到核心想法,可於內心默念3次。 ④ 你有什麼感受? ⑤ 若事情180度逆轉,你期待家人說什麼? ⑥ 與家人的衝突史(例:家人一直覺得自己不成熟) 「我們的情緒越強烈,代表背後的需要愈重要。不重要的事不會刺激到我們。」阿池稱回答以上問題,可以幫助自己找出火三角(觸發情緒的事、個人需要、價值觀)。下次相似衝突發生時,故事可以有不一樣的結局。    畫一幅火場分析圖 想想自己以後,也嘗試想想別人。再於紙上描繪自己的家,標註火種、誰與誰在爭吵,還有我們說了什麼,會刺激家人,藉此發現家人身上的易燃物。 是尊嚴。幾個參加者幾乎同一時間留言,「家人不容許他人挑戰個人權威」、「怕被否定」。阿池問:「這跟我們都很相似,對嗎?」友人曾對他說,自己終於發現母親只是「為拗而拗」,她想讓大家知道,自己也有個人想法,亦值得被尊重。她常於吵架提到「你哋呢啲大學生⋯⋯」,也許就側寫因學歷高低,母親疑惑自身尊嚴該安放何處。友人了解到雙方身上的易燃物,相處得以避免跌入惡性循環。   燒傷指數 面對火場,留下或離開,取決於「燒傷指數」。「曾有參加者分享,自己全家都支持元朗7.21事件的白衣人。」阿池形容參加者根本難以面對家人,那就毋須強留火場,轉身離開亦是選擇。 面對家庭衝突,腦海會閃過無數想法,但想法未必是真實感受。若可以,找個時間靜下來,備有紙筆,回憶一次衝突,從6個問題找出自己的trigger位、需要與價值觀,好好照顧自己的情緒。

單元三:一個媽媽的重新學習|學做家庭膠水

一個媽媽的重新學習: 「學做家庭膠水」   文/ 山地 去年底,因着預備「非同溫層對話」這單元,有機會探訪一個抗爭中的家庭。 「爸爸都是黃的,不支持政府,但感到政治太黑暗,覺得孩子這樣抗爭太危險;我是和理非,對暴力有保留;讀高中的哥哥已走在前線,讀初中的女兒沒有上街但支持哥哥。」Mary(化名)分享她家中的情況,沒想到這陣子,我們都要以政治取態來介紹家人。 說她家在「抗爭中」,因為我們都在運動的大環境下,舉凡家人政見不同,張力也難免; 即或如Mary的家,雖然家人都支持這場運動,但各人的立場各異,四個人幾乎是四個角度,家中也曾爆發一場又一場的衝突,恍如抗爭中的火場。    「我們是如此撻着的」 Mary自稱「和理非」,遊行必到,但要衝擊她不敢,私了更不能接受。「黑警死全家?禍不及妻兒吧,但孩子卻說:禍必及妻兒,如此警察才能收斂,他是否在計劃什麼可怕的行動?」 於是,兩人討論起來,後來女兒也支持媽媽的觀點,亦加入了戰團,是討論還是開戰,有時在於我們是否轉入了人身攻擊。「我們是天主教家庭,孩子自小都聽許多道理,知道什麼是愛,怎麼變得如此暴力?」 有家長會按捺不住,簡單以一句「你被洗腦」,然後罵一句「暴徒」,被畫上句號的孩子,也就心灰不想再解釋,關係從此割席。「我常問自己,我說的話,是把孩子推遠,還是拉近?」Mary知道自己是反對暴力,但不是排拒孩子。這點她分得很清楚。 「每一次談到警察的暴力,我見到他的眼神很悲傷。他見到手足被警察打,他真的feel到別人的痛!」孩子流露的悲憫,觸動了她的心,「當你感到他人很深的痛楚,說出『黑警死全家』,也絕不過分吧。」 悲傷與仇恨怎樣在孩子的心攪動,她嘗試明白。有一次,她跟年輕的同事傾談,問到對警暴及看法。從同事的口中,她了解到暴力涉及文化與制度,要對抗也絕不容易。「越傾我見到問題越立體,不是過去一句『總之暴力就唔啱啦』就可解決。」暴力的底線如何訂立,未有共識,但最重要,她更走近孩子,孩子也沒那麼抗拒她。    「或者我可以選擇相信他」 也曾有一段日子,孩子早出晚歸,Mary擔心他的安全,怕他逃學去抗爭。有一次,她跟着孩子,要看他是否真的返學。「媽,信我,我會返的,但要處理一些事先。」當孩子如此說,Mary就搶着回答:「那我跟你一起處理。」 結果,跟着跟着,她感到自己狼狽萬分,問自己:「我要跟到幾時呢?還是我選擇相信孩子?」孩子明白媽媽的苦心,回到學校即主動whatsapp她,留下一句「sorry呀」。Mary的心安定下來,回了一句:「其實say sorry嗰個係咪政府?」 孩子沒回話,傳來一個「好鬼cute的emoji」,Mary笑着說:「那一刻,覺得好甜囉,好似同阿仔連繫番。」 選擇相信後,內心依然忐忑,但時間證明,孩子很有責任感,也有自己的思考,再不是以前的「細路」,但爸爸仍未知道。   「我原來是家中的膠水」 許多個晚上,爸爸看着直播,嚇得全身也發抖,也暴跳如雷。有一晚,再也按捺不住,揚言孩子若不停止走上前線,自己要離家出走了。孩子堅持這是時代給他的責任,也不能撇下手足不顧,絕不妥協。Mary說:「這個時候,我做了mediator,聆聽兩邊的聲音,帶大家一起找出解決方法。」 那個家庭大會,開了四個小時,Mary勉力去主持大局,最終的協議是:父母支持孩子,但孩子一定要凌晨12時前回家,且報平安。「我的同事聽了我的故事,說我做了家庭的膠水,的確,真的,那天我若不把他們拉埋一齊傾,這個家可能散了。」 Mary是怎樣做這個把人黏在一起的角色?Mary說得很簡單,很像非暴力溝通所說的I-connect 。第一,先要slow down自己,聽聽自己內心的需要,我是擔心、害怕、還是什麼呢?我所做的、我所說的是否滿足這個需要呢?假如你掛心孩子的安全,你罵他「又出去」,還是說一句「我為你祈禱」更受用呢? 第二,就是多找身邊朋友傾訴,特別是年紀輕的,讓自己更明白孩子的心。 最後,她說:「我無力跑,不能像年青人走出去,做家長的崗位就是支援孩子吧。」聽着,我想不單她的孩子,就是其他的孩子,也會感到心很甜,被她黏着了。    

Jason's Backpack

聲音收集二:你的背包 text / 康琪 「我們做兒子的,或是我相信所有出來的後生仔,都有考慮過屋企。」──前線Jason 大學生Jason做過前線、後勤,曾經被捕。父母都知道他於運動的投入,但不表認同。父親是「偏中立」,覺得「兩邊都唔啱」;母親有時會開玩笑,形容兒子是「曱甴」、「暴徒」。他想過反擊,但最終放棄對罵:「始終是家人。」 然而,去年11月警察包圍香港中文大學後,兩代人終究吵起來。Jason相約朋友前往中大幫忙,從家中借用父親背包,反正當時父母離港旅行,背包用不上。紛亂之間,他身中藍色水劑,丟失背包。 好不容易返到家,母親得知背包丟失後,追着Jason罵:「你爸的袋子有卡片,若警察撿到袋子,不就會拘捕你爸?」 「你只是關心袋子中藍色水,卻完全無問過我中藍色水後怎樣。」Jason深感憤怒,因為父母重死物多於自己。他亦疑惑,為什麼父母覺得政府不對,卻無作為;對他卻是猛力批評,說他不顧家人、沒有考慮他們的感受。他覺得冤枉,「我們做兒子的,或是我相信所有出來的年輕人,都有考慮過家人。」 問Jason想從家人口中聽到什麼話,他丟下一句:「他們最好是收聲。」因為父母不理解抗爭者的理念與行動,說出口的都只會是批評,而他亦不強求認同。其次,雖然明白父母說話有時出於好意,「但(他們)不懂得表達,聽的人覺得礙耳,那你說有什麼意思?」 事隔數日、一腔怒氣過後,Jason再次思考這問題,起初都是認定父母閉嘴最好,但後來不自覺地改口:「我不是要聽『我愛你啊囝』,只不過是一句『多謝你』,已經好足夠。」踏入家門後,就只盼這一句。

Scroll to top
English